愛的奇跡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欧美视频无砖专区一中文字目_欧美性爱电影_欧美性别类ex

  又是一個情人節的到來,可不是嗎,商店為瞭更好的推銷商品,趁此機會開展一系列與之有關的活動,什麼情侶套餐,到某地爛漫一日遊等等。其中銷售最好的就是一朵朵鮮艷亮麗的玫瑰花瞭,那可是情人節的標志,是情侶們彼此向對方表達愛意的最佳方式。仿佛少瞭它,情人節就少瞭許多爛漫的色彩!
  瞧,前面的那個情侶,男的正捧著一束玫瑰,將它送給旁邊那個令他心儀的女孩子,女孩羞澀地接過花來,泛紅的臉蛋流露出迷人的笑顏,此刻仿佛是登上瞭華麗的婚姻殿堂,接受新郎官送給自己的定情戒指一樣。多麼浪漫的場面呀!但這樣的場面卻深深刺痛瞭一個人,在她心裡,這樣的浪漫就如刀絞一樣,在心中無情的切割著。
  這是什麼回事呢?故事是這樣的:林夢瑤,是一個聰明伶俐,天真可愛的女孩,兩年前畢業於北京師范大學,在此不久,她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遇見瞭一個陽光帥氣的小夥子——吳浩,(*吳浩:年輕有為,少年時就有極不平凡的表現,被當地人稱為"江南鬼才".長大後又以優異的表現在職場上步步高升,年紀輕輕就當上瞭某公司的經理。)當第一眼看到吳浩時,少女的內心砰砰直跳,直覺告訴她眼前這位英俊瀟灑的小夥子就是自己心中要找的白馬王子。或許是上天註定瞭的緣分,吳浩對她也是一見鐘情。兩人的目光在彼此的身上戀戀不舍,宛如在夢境中,他們多想時間就此停留。當他們擦肩而過時,又互相回頭望瞭望對方。
  果是天公作美,林夢瑤就在吳浩的公司下成功應聘瞭一個職位。吳浩得知,欣喜若狂,於是趁一個機會向她表白。夢瑤聽瞭,激動的心情難以平靜,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竟然會主動的向自己示愛。羞澀的臉蛋通紅。吳浩看瞭,心中大喜過望。就這樣,他們白天在公司裡就跟什麼事也沒發生過樣。夢瑤業績驚人,連吳浩也不得不對她豎起大拇指,從心裡由衷的敬佩她……
  這天是情人節。夢瑤剛醒來,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瞭。滿屋張燈結彩的,桌子上用紅玫瑰鋪成"ILOVEYOU"的字樣。不用想,這肯定是吳浩的傑作。此時夢瑤的手機響瞭,是吳浩打來的,"你醒瞭嗎,夢瑤。我送的花還喜歡嗎?""討厭,誰讓你送的。"夢瑤嘴雖這麼說,心中卻無比高興。"哦,不喜歡,那我送別人去。"吳浩故意挑逗。
  "別呀,我喜歡還不成嗎。"
  "真的?"
  "真的,隻要是你送的,什麼我都喜歡!"
  "哈哈哈吳浩暗中得意"哦,對瞭,今天晚上有空嗎?我想帶你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呀"
  "秘密,等你去瞭就知道瞭。"吳浩故意賣關子。
  夢瑤心情激動不已,不知道吳昊又會給她一個怎樣的驚喜。
  到瞭晚上,月光如明鏡一樣,足以把黑夜照亮。此時,吳浩已開車來接夢瑤瞭。"去哪呀?":
  "到瞭你就知道瞭。"一會兒,車停下來瞭,夢瑤下車看,眼前是一片望不著邊際的大草原,俯望下面,城市的美景盡收眼底。月亮就像是從這兒升起的。令人心曠神怡。夢瑤不由得伸出手來,哇,好清爽呀!仿佛此刻自己已經摸到瞭月亮。此時,吳昊走瞭過來,告訴她,這裡是他小時候經常來的地方,每當他遇到一些挫折或是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時,他總是到這裡靜靜的望著月光,把所有的煩惱都置之腦外,他曾在這裡許下一個個美好的願望,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遇到一個能讓自己心儀的女孩,與她廝守一生。夢瑤靜靜地看著旁邊的吳昊,心中有股莫名的感動。眼睛稍微緊閉,嘴角露出甜蜜的笑容。想不到平日對工作兢兢業業的吳昊,竟然也會有如此爛漫的舉動。她想到這裡,又微微白瞭吳昊一眼,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也就在這時候,吳昊雙手抱住瞭她。
  "哎呀,你幹嘛呀"此刻夢瑤先是一驚,臉蛋羞得通紅,趁著月光的照射,顯得分外美麗。"夢瑤,你嫁給我吧!"借此之景,吳昊終於把隱藏在心裡的話說瞭出來。
  "不嘛!"夢瑤噘著小嘴,羞答答的把臉轉瞭過去。
  "為什麼?"
  "哼!我哪知道你說的是真還是假,萬一,萬一有一天你扔下不要我瞭怎麼辦?"夢瑤故意試探著吳昊。
  "怎麼可能呢,蒼天在上,我吳昊如有做瞭半點辜負夢瑤小姐的事情,就讓我得上不治之癥,讓我在痛苦的煎熬中慢慢死去。"
  這時夢瑤趕快用手捂住他的嘴,"我不準你這樣說。"
  "怎麼,舍不得我瞭。"
  "討厭!才不是呢!我隻是怕我這麼早就守寡!"夢瑤微低著她那泛紅的臉頰,.嘴中倔強地回答。樣子顯得格外迷人。
  吳昊輕輕將她抱入胸膛,親瞭下她那倔強的小嘴,夢瑤雙眼微閉著,那一刻,兩人的心緊緊交織在一起。
  就這樣,他們彼此深愛的,每天形影不離。鄰居們看瞭,不由的稱贊道:"瞧,這小倆口,蠻恩愛的嘛。"
  "是呀,年輕人可真是活力四射,讓人既羨慕又嫉妒。"
  "嫉妒幹啥呀,你也可以和他們一樣呀。"
  "咳,都快四十瞭,哪來這麼多激情燃燒的歲月呀。"
  "哈哈哈……"
  他們原本約定等吳昊忙完這一陣子,就立馬結婚。可好景不長,因為這幾天,夢瑤發現吳昊很少回傢,就算回到傢也不和她說話,每次吳昊總是以工作忙為借口來逃避與夢瑤的談話,甚至好幾次吳昊都在外面喝的大醉回來,有幾次還和夢瑤吵瞭起來。這還是當初認識的吳昊嗎,想到這裡,夢瑤常常在傢瞭淚流滿面。
  又是一個情人節,往常吳昊不管有多忙,總會抽時間來陪她,會一次又一次的給她驚喜,令夢瑤總有一種莫名的感動。他們常常向上天祈禱,能夠讓他們今生今世,甚至永生永世都能在一起,永不分離。可是現在,吳昊卻沒能在她身旁,陪伴著她。月光照著幾乎令她瑟瑟發抖。此時此刻,一對年輕的情侶從她身旁走過,哪男的對女孩說:"小麗,你嫁給我好嗎?"
  "才不呢!"女孩把那羞紅的臉蛋轉瞭過去。
  "為什麼呀?"顯然那男的有些著急瞭。"哼,萬一有一天你不要我瞭怎麼辦?"女孩故意去試探他。
  "怎麼會呢,蒼天在上,如果我……"
  這猶如萬箭穿心一般,深深刺痛瞭夢瑤那顆脆弱的心靈。是呀,就在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吳昊也曾用同樣的方法向自己求婚,也曾許下過非自己不娶的諾言。可是現在,這種諾言早已化成泡沫,破裂在剛剛升起的海面上。
  "難道這些美好的誓言都是假的嗎,都經不起時間的沖洗嗎?"夢瑤不斷追問自己"不,我不相信,這不會是真的,我要找吳昊當面問清楚這事。"
  此時,夢瑤已來到瞭公司,吳昊一人坐在辦公室中,見夢瑤來瞭,便有些驚慌失措,"你怎麼來瞭?"
  "我就不能來嗎?"
  "可…可以,請…請坐。"吳昊結結巴巴,表情極不自然,跟他日那個性格開朗的吳昊完全派若兩人。
  "你為什麼對我不理不睬的。"
  "不為什麼。"吳昊無奈的吐出這幾個字來。
  "不為什麼?這就是你的回答?告訴我究竟發生瞭什麼?"
  "沒…沒什麼。"吳昊沉默瞭一陣,壓抑住心中的悲傷,說,"夢瑤,我們…我們還是分手吧。"此時吳昊轉瞭過去,隻是為瞭不讓夢瑤看到他那種軟弱而又無奈的形態。
  "分手!"聽到這兩個字,就如晴天霹靂一般。要知道,這兩個字在她心中就如兩座泰山一樣,壓著她喘不過氣來,"為…為什麼?"夢瑤全身顫抖,淚眼模糊,一切就好像突如其來的噩夢一般,而自己又仿佛深深陷入噩夢中,"告訴我是我哪裡做錯瞭什麼,我改!"
  "不,你沒有做錯什麼,是我…"吳昊欲言又止,仿佛心中有無數委屈卻又無法訴說一樣。"是什麼,你必須把這件事解釋清楚,為什麼無緣無故的就要分手?"
  "我…"此時一陣敲門聲打斷瞭他們的談話,"吳總,我能進來嗎?""請…請進。"此時一位妖艷的少女走瞭進來,年齡與夢瑤相仿,美麗妖嬈,她就是吳昊身邊的秘書小蘭,全公司的男職員見她無不垂涎三尺。
  "喲,吳總,那女的是誰呀?"用她那嬌媚的聲音問道。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還沒等吳昊反應過來,夢瑤已淚流滿面,氣沖沖地離開瞭公司。"夢,夢瑤。"吳昊想去叫回夢瑤,最終卻是停止瞭。隻殘留瞭幾滴眼淚,滑落在辦公桌上。
  到傢裡,夢瑤一頭紮進被窩裡。"怎麼會這樣,不,絕對不可能的!"但這是不爭的事實呀,吳昊在外偷情的事明明是自己親眼看見的,難道還有假嗎?夢瑤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為什麼上天偏要這般折磨自己。原本以為吳昊是自己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但為什麼會這樣,難不成吳昊真是人面獸身,卑鄙無恥的小人?他們之前許下的諾言隻是為瞭掩飾他那醜惡的鬼臉嗎?此時夢瑤心中無比悲憤,卻隻能一人在這空蕩蕩的房裡抱枕痛哭。誰又能撫平她那顆已經碎的不成樣的心呢?可她並不是一般的女子遇到這事就亂瞭理智。轉念一想,總覺得事情有蹊蹺,吳昊不是那種人。再說瞭,吳昊說出分手時,嘴中分明是抽搐瞭一下,然後把臉轉瞭過去,難道是為瞭不讓自己看到他的悲傷嗎?這背後肯定有什麼隱情,我得再找他問清楚這事。
  "叮咚…"一陣門鈴聲響瞭。誰會在這個時候來瞭,夢瑤趕緊拭幹眼淚,急匆匆地去開門。"是你呀,快請進吧。"隻見門外是一個清秀的少女,穿著並不什麼華麗,但卻隱藏不住她內心那種不凡的氣質。
  "你好,嫂子。"原來這女子便是吳昊的妹妹吳婷,因得知夢瑤是哥哥的心上人後,便常常找夢瑤和她聊天。不久,兩人便成瞭無話不談的知心朋友。"咦,我哥呢?"吳婷問道。
  "哦,他呀,去工作瞭。"
  "工作?今天不是星期日嗎?"
  "這……"夢瑤幾乎有點驚慌失措。
  "嫂子,你的眼睛怎麼紅瞭?"吳婷發現她今天有點不對勁,"告訴我是不是我哥又欺負你瞭。"這小丫頭故意挑逗夢瑤。卻觸傷瞭夢瑤的心,夢瑤心中撲哧一下,像失去瞭什麼似的,吳婷看到嫂子竟然慌張成這樣,心裡也幾乎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情,說:"怎麼瞭,我哥是不是對你不好?"
  "沒…沒這事,你就別亂想瞭。"
  難道真是我亂想瞭?此刻吳婷想起那幾天哥哥喝得亂醉回來,嘴裡還自言自語的,起初沒當一回事,認為哥哥是因為工作太忙瞭,借酒來發泄發泄情緒而已。現在看到嫂子如此驚慌失措的樣子,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你們到底怎麼瞭?你和我哥發生什麼事瞭嗎?"吳婷進一步問道
  ."沒…沒什麼。"夢瑤有些緊張"隻是這幾天不舒服。"
  "沒什麼?不可能吧。"在小丫頭的逼問下,夢瑤終於把自己與吳昊之間的事告訴瞭她。"不可能,這不會是真的。"吳婷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的哥哥是那種人,可是望著夢瑤悲傷成這樣,知道夢瑤絕不是在跟她開玩笑的。不成,我得找我哥問清楚這事。"好瞭,嫂子你也別太傷心瞭,我相信我哥不是那種人,這裡面定有什麼隱情。我會幫你把事情弄清楚的。"說完便去拭幹夢瑤臉上的淚珠,起身要走。
  "是呀,吳昊不會是那種人的。"夢瑤心想。她決定再去吳昊。
  第二天,夢瑤又一次來到公司者吳昊。可一進辦公室,發現吳昊並不在這裡,取而代之的是那個纏在吳昊身邊的秘書。夢瑤這回是氣不打一出來,原本善良的她竟然沖瞭上去,狠狠給瞭她一巴掌。一向溫柔的夢瑤,竟然會做出這種舉措,完全顛覆瞭她以往的性格。可是這實在是太可惡瞭,要不是她的出現,吳昊怎麼會對自己那樣不理不睬的呢,以至於提出分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這個女的所賜。可是即使這樣也難以消除心中的悲痛。那女的靜靜地站在那裡,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瞭,"對不起,我……"小蘭對夢瑤深有內疚之感,看到夢瑤這麼傷心,心裡也過意不去,可是……
  此時夢瑤冷靜瞭下來,"行瞭,你不要再說瞭。你知道嗎,我和吳昊……"夢瑤把自己如何跟吳昊相遇、相識、相愛及吳昊對自己許下的諾言統統告訴瞭小蘭,此刻夢瑤的嘴角展露笑顏,仿佛又回到瞭眼前那屬於她倆的日子。"可是,"夢瑤突然變臉"因為你的出現,這一切就從此畫上瞭句點,你好狠毒呀~!"夢瑤的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令她站立不安,沒想到自己竟然是破壞別人夫妻感情是罪魁禍首。"夢瑤小姐,請冷靜點,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什麼?那天的事這難道是我想象出來的嗎?"
  "不,這個…我……"
  就在此時,吳昊走進瞭辦公室。夢瑤沖瞭過去,抱住吳昊,"告訴我,那天說的話不是真的,你不會不要我的。吳昊~"夢瑤淚眼模糊,雙手緊抱的吳昊,隻希望他能回心轉意,"你難道忘瞭嗎?曾經的我們是如此的相愛,你曾說過要與我偕頭到老的,你難道忘記瞭你對我所許下的諾言嗎?"
  吳昊見此,淚水竟悄悄從眼眶中溢出來,"對不起,夢瑤,我要走瞭"吳昊用他那爽顫抖的雙手,無奈地將夢瑤推開。
  "走,去哪,帶我一起去。"夢瑤此刻已是泣不成聲,苦苦央求著吳昊!
  "我不能帶你去。"吳昊強忍著快要從眼眶中溢出來的淚水,稍稍低下瞭頭,卻怎麼也不敢正看著夢瑤,"對不起。夢瑤,我無法再陪你一起漫遊在那皎潔的月夜,無法去兌現那曾對你許下的承若,不能與你私定終身。我簡直就是一個忘情的負心漢,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現在不奢望你能原諒我。忘瞭我吧,就當你從來沒有認識吳昊這個人,因為他不配,也不值得你這樣為他牽腸掛肚!"吳昊終於甩脫瞭夢瑤的纏繞,帶這小蘭,消失在夢瑤的視線當中。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究竟為什麼會這樣!"空蕩蕩的房間裡隻有夢瑤孤零零一個人一遍又一遍地追問自己。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隱瞞她一輩子嗎?這樣對你和她都不公平……"小蘭跟吳昊的後面,看著吳昊這個樣子,內心極其難過。
  "夠瞭,別再說瞭!"吳昊心中何嘗不是撕心般的煎熬,但他又有什麼辦法,"為什麼,為什麼老天對我就這樣不公!"吳昊一拳打在一棵樹樁上,發出無奈的抱怨。
  小蘭隻好閉上雙唇,靜靜地跟在他後面,心裡好不是滋味!揉瞭揉剛才被夢瑤扇瞭個耳光的臉蛋,含著淚水,默默向上天祈禱!
  回到傢後。吳婷像頭發瞭狂的紅牛,急匆匆地向她哥哥房間沖去!"媽,哥呢?"此時她的憤怒已經吞噬瞭理智,看到她哥沒在房間裡,帶有質問的口氣詢問母親!
  老母親正在幫吳昊整理書桌,被這突如其來的小丫頭嚇瞭一跳!"他呀,在公司工作還沒有回來呢!"在母親的眼中,仿佛略帶一絲微潤。但吳婷並沒有察覺到,怒氣沖沖的說:"工作?我看是去偷情去瞭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母親不解的問道。吳婷將早上去夢瑤傢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瞭母親。
  "我是看清楚瞭哥瞭,他偽裝得可真好呀!"吳婷冷笑道,"我看像他這種視感情如玩物的負心漢,遲早會讓老天給收瞭的!"
  "你胡說什麼!"母親狠狠打瞭她一巴掌,卻深深痛在母親心頭!母親把臉扭過去,嗚咽瞭一下。
  "好,你打我,你竟然幫著他打我!你們打小就知道寵著他,這下可好,寵出禍來瞭吧!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讓嫂子獨自一人傷心難過!"吳婷將多年埋藏在內心中的積怨終於爆發瞭出來,兩眼直沖沖地望著母親!
  母親含著淚水,雙手顫抖地從抽屜中拿出一本折子來。後低下頭,用手捂住嘴,輕輕哽咽著。
  "病危通知書!"吳婷雙手開始顫抖起來,心中的那股無名之火瞬間被這如同冰冷的寒潮所撲滅,令她不住瑟瑟發抖。"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媽,你別嚇我,我哥絕對不會得這種病的。"吳婷一直地搖頭,雙手不住地晃動著那悲痛欲絕的母親。
  母親用她那顫抖的雙手輕柔瞭她的臉,兩人抱頭痛哭,"難道我還好那這種事來開玩笑嗎?你哥這病已經是癌癥晚期瞭。"母親用袖子擦拭瞭眼中的淚水,長嘆瞭一聲,"是你哥我不要把這事告訴任何人的,因為他不想讓他所愛的人為這件事而傷心欲絕。尤其是你嫂子夢瑤呀!你可知道他有多麼愛她嗎?他寧願背負著這"負心漢"的罪名,寧願讓夢瑤去記恨他一輩子,也不願讓她為自己悲痛欲絕。誰又能理解他的苦衷呢?"
  吳婷愣瞭,無力的雙手去翻開哥哥的日記本:
  2月14日小雨
  時間過得可真快呀,又到瞭情人節。天突然下起瞭小雨。這陰冷的天氣給原本浪漫的節日增添瞭幾絲悲涼的氣氛!
  想去去年,你在我身邊,我們在一起嬉戲的日子…這隻能停留在漫無邊際的記憶中。
  下午,夢瑤突然來到我辦公室,使我那冷瞭許久的心突然迸發活力!我多想再一起將她抱入懷中,告訴她這些天發生的事,但我不能這樣做,因為我不願看到她為我傷心的樣子。內心在不住痛苦地煎熬,終於做出瞭那違背內心的決定。或許是魔鬼的操縱,將那我害怕聽到的"分手"倆字竟從我口中脫穎而出!這一刻,我的心如從空中墜地的花瓶,已找不到一小塊完整的模樣!
  2月15日陰
  我無奈的走進辦公室,心中被悔恨與傷痛充塞著,無力的手支撐的腦袋,發出一聲聲奈何的嘆聲!
  這時一個令我再熟悉不過的身影走瞭進來。我心如獲至寶般喜悅,可還是偽著內心裝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當夢瑤緊緊抱住我,泣不成聲地再一次叫我的名字時,我的內心如刀絞般撕痛。我多想再一次將她抱入懷中,為她擦去眼角的淚水,與她漫步在那狡黠的月夜,去完成我們守候的承若:我多想時間就此停下來,靜靜享受那一刻的幸福!可我不能這樣做!為什麼,為什麼老天就這樣對我不公!不能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我不止一次的這樣怨天憂人!
  夢瑤,對不起,我不能實現我倆當初的誓言,不能牽著你的手,共同踏入婚姻,不能陪伴在你身旁,如同至寶地把你捧在手心中,呵護著你,照顧著你!我知道我今生欠你的太多,倘若有來世,我一定會加倍還與你!
  永遠愛你的吳昊!
  吳婷淚流滿面,朝門外奔去,恰好碰到哥哥吳昊。吳昊看到妹妹手上拿著自己的日記本,不由有些慌張,"你想幹嗎去!"吳昊急忙奪過吳婷手中的本子。
  "哥…我…"面對突如其來的吳昊,吳婷不免有些慌張"你的情況我已經知道瞭,哥,對不起!"
  吳昊瞟瞭一眼房子裡的母親,無奈地搖瞭搖頭。
  "哥,我知道你這樣做隻是為瞭不讓嫂子難過,可是這樣嫂子真的就不會傷心嗎,嫂子每天以淚洗面你知道嗎?"吳婷含著淚水。
  這些話如同一把堅硬的鋼刀,深深刺痛瞭吳昊那未曾愈合的傷口。原本是想讓夢瑤忘記自己,不要因這事而傷心難過,可不曾想到這樣做又如是火上澆油,加劇瞭夢瑤的痛苦。吳昊陷入深深沉思中。
  晚上,一向不愛說話的父親竟找他交談瞭一宿:
  "爸,我真的很難受,你能告訴我該如何是好嗎?"吳昊含著眼淚詢問的父親!
  "難受?!自己在受內心的譴責,能不難受嗎?"父親拍瞭拍他的後背,"你看你為瞭此事憔悴瞭許多呀!"
  "可是我……"吳昊欲言又止,不要說父親也明白他的心中思索著什麼。
  "兒子呀,你要明白,"父親嘆瞭口氣,繼續說,"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逃避永遠不可能解決問題的!它隻能讓逃避者更加受到心靈的譴責!既然躲不過,不如勇敢的去面對現實吧!當然路在你腳下,至於怎麼走,還得由你來決定。"
  "我?"吳昊突然心中一亮,仿佛領悟到瞭什麼似的!
  "嗯,"父親拍瞭拍他的肩膀,"我相信我兒子所做的決定,他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什麼秘密都不能在吳婷心中逗留一天,可不一大早便飛奔到夢瑤傢,把這些事情告訴瞭她。
  "我就知道吳昊一定是有他的難言之隱,他寧願讓我誤解他、記恨他、忘記他。也不遠讓我知道事實後為他痛心難過!"夢瑤笑中含淚,她覺得自己所受的所有委屈與吳昊比起來是那樣的微不足道!此時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急忙感到吳昊的傢裡,再次將他抱起,撫平他那顆久受煎熬的孤獨心靈。
  ——叮咚,叮咚!門鈴一聲聲響起,吳昊像往常一樣去開門。他怎麼沒有想到,門外面竟然是夢瑤!心中的驚訝與喜悅一時沖擊瞭他的大腦,使他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夢瑤,你你來瞭!"
  "怎麼,不歡迎我呀?!"夢瑤朝他笑瞭笑,笑的是那樣可人。
  "歡迎…歡迎,請…進來!"吳昊激動得一時也語無倫次瞭,"來,我為你沏杯茶。"
  夢瑤突然發現客桌上擺著一些照片,"這是…"沒錯,這些就是他們倆在一起時所拍的照片。時隔一年,吳昊仍把它們視為手中至寶,這也有力的證明瞭這一年裡他的自己的愛不曾有絲毫的遞減!
  夢瑤心中有些酸痛,淚水再一次從眼中滑落,抱住吳昊,"吳昊對不起,是我錯怪瞭你,不能理解你心中的那份痛楚!"
  吳昊終於可以再次把她抱起,"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沒用,不能更好的去保護你,反而讓你收瞭這麼多的委屈!你能原諒我嗎?"
  "嗯,我原諒,我什麼都可以原諒你,隻要你能再一次回到我的身邊來!"
  接下來的舉動令夢瑤出乎意外。
  吳昊雙腿撲通一下跪倒在地,這讓絲毫沒有心理準備的夢瑤大為吃驚,趕忙將他扶起,"你這是幹什麼呀吳昊?"
  "夢瑤,我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能否答應我?"
  "你說,不管什麼事情我都會答應你!"夢瑤將吳昊扶起。
  "就是,不管我以後是否還能繼續陪伴著你,照顧著你,你都要帶著希望堅強地活下去!好好照顧自己,行嗎,夢瑤?"
  夢瑤含著晶瑩的淚花,再次抱住吳昊,滿帶著哭聲在吳昊耳邊輕輕說道"我答應你!"
  一場風波也就就這樣悄然而過,好像沒有發生過什麼似的,一切竟又恢復瞭往日的平靜!吳昊與夢瑤經過這次不堪回首而又刻苦銘心的經歷後,倆人再一次深度熟知瞭彼此,他們對彼此的依戀進一步加成!吳昊變的開朗瞭許多,正以樂觀的心態及頑強的毅力跟病魔作殊死的拼搏。而夢瑤總是時常陪伴與他的左右,一次一次給他重生的希望與勇氣!吳昊的病也逐漸好轉起來!
  這一天夢瑤從睡夢中醒來,突然發現吳昊不在他身旁,心中頓時一震,慌手慌腳的穿上衣服,朝窗外遠眺,才發生吳昊正在小區的花園裡散步,她這顆懸的著心才有瞭著落。此時她迅速往樓下跑,因為她不想再次離開吳昊半步!突然,她被一塊磚頭所絆倒,來瞭個與地面親密接觸,鼻尖蹭瞭一層灰,倆膝蓋被輕輕劃破,流出一絲通紅的鮮血。疼痛之感令她一時半會不知所措,盡管是如此的疼痛,她還是忍住瞭哭聲,毅然地站瞭起來。
  來到瞭吳昊身旁,倆人相擁而抱。吳昊幫她稍擦拭瞭鼻尖的灰塵,輕揉瞭她的雙膝,把嘴湊在她耳根悄悄地問道:"疼嗎?"
  夢瑤含淚地搖瞭搖頭,嘴角中瞬間流露出一絲苦味的笑容,亦或許是笑自己太脆弱瞭,連這點小事也要讓吳昊為自個擔心!
  不知道是否是上天對吳昊的恩賜,奇跡又一次降臨在他的身上。他的病竟奇跡般的恢復瞭。這對他們一傢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賞賜,尤其是夢瑤,她簡直樂瘋瞭,就好像是自己得到瞭上天的恩賜瞭一樣。
  又是一個情人節的夜晚,今個的月兒顯得格外圓亮,仿佛是要預祝全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吳昊與夢瑤再一次漫步在這皎潔的月之中,心中泛起陣陣愜意。吳昊輕輕牽起夢瑤的手,夢瑤不住著地將那泛紅的臉頰偎依在吳昊的肩膀上,享受這一刻的浪漫!
  看得夢瑤那張秀麗的臉蛋,驀然有一種暖流湧上心頭,正是由於她對愛情矢志不渝的執著,對自己不離不棄的守候,才讓自己看到重生的希望,讓奇跡再一次降臨在自己身上!吳昊眼中含有幸福的淚水,趁夢瑤不註意之時,吳昊悄悄地將她摟在懷中。
  "哎呀~你想幹嘛!"羞紅的雙頰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那樣的迷人。
  "夢瑤,我們結婚吧!"吳昊終於把心中的夙求表露瞭出來。
  夢瑤何嘗又不是那樣想的呢,這一年多來,她忍受過多少的委屈,隻為瞭能再一次聽到今天的這句話。可她卻翹著嘴,倔強地說:"哼~才不呢!"
  吳昊貼下去吻瞭她那倔強的小嘴,問道:"為什麼呀?"
  "哼!萬一,萬一你又跟上次那樣把我扔下不要我瞭怎麼辦?"夢瑤再次試探著吳昊。
  "怎麼可能呢,蒼天在上,如果我和上次一樣再次做出辜負你的事情,就讓我就…"
  此刻間夢瑤突然阻止瞭吳昊所要說的話,臉上稍帶點怒氣,"那你就什麼,難道你還想讓我再次傷心難過不成?"
  吳昊馬上將要從嘴邊脫穎而出的誓言又吞瞭進去,因為他知道就是這輕浮的誓言險些成為隔斷他倆的咒言!他輕輕將夢瑤抱人懷中,嘴悄悄湊近她的耳根旁:"夢瑤,你知道嗎。愛上你是我今生唯一的驕傲!"
  月光是那樣的狡黠,那樣的柔和,照耀在樹下那切切私語的戀人的臉頰上,聆聽那一段真情的獨白,感覺好美好驕人!